lai

[JOJO 二部隨筆]

OOC注意//

『西撒齊貝林,你這個義大利混淡。』
『喬瑟夫喬斯達,我看你很不順眼。』

『西撒,其實你這個人挺不錯的。』
『JOJO,是我誤會你了。』

『西撒醬,等這一切結束後一起去把你那顆蛀牙補好吧哈哈哈。』
『哼,JOJO,你才是該把你那蹩腳的泡妞技術給改一改。』

『西撒------!』
『JOJO,我把我的最後,留給你。』

『嘿,西撒,我來見你了。』

男人站立在那永遠不會回答他的石碑前,如此說道。

[JoJo]小段子

內容 承花 / 仗露

誤入請慎思噢噢噢

[承花]
*生存院
*承太郎已習得時間暫停(?

花京院典明很疑惑,
為什麼自埃及之旅回來後,常常有時一晃神,承太郎就會出現在自己的身旁?
像是有次在空條家中打電動打到忘我,瞥了一眼承太郎,卻發現他一臉發黑,再轉回螢幕卻發現遊戲早輸了,這讓對自己玩遊戲很有自信的花京院失落了好一陣子。
又或者是畢業典禮那次,當自己被一群女孩子團團包圍住動彈不得時,
轉過神來發現承太郎抓著自己的手離開了女孩子們的攻擊。
被抓著的手立刻又被放下,手上卻還殘留著彼此的溫度。
真是詭異啊。花京院困擾的笑了笑。
嘛,不過感覺也不壞。

(二喬:不愧是我孫子!
西撒:你看你都教了些什麼!!?
二喬:西撒醬來說的話一點說服力都沒有噢<3)

[仗露]

露伴悄悄地在年輕戀人肆意睡在自家king size的床上時用天堂之門看了他的腦袋,想要為下一次的連載找些新梗,
但隨著ㄧ頁一頁的翻過,
手卻不自主的顫抖,
臉色一陣青一陣紅,好似萬變的紅綠燈
當他奮力地翻完最後一頁,
正打算踹醒睡得香甜的戀人時,
一隻強而有力的手撩上他的頸部,
霎時之間讓他失去平衡感倒向本該是睡死的仗助身上,
『嘿偷看別人腦袋不太好噢…』一股帶著變聲期時特有磁性的聲音說道,『是不是要來點懲罰啊?』
『……你這該死的白痴笨蛋發情期小鬼頭給我滾出去!!!』

謝謝您看到最後!!<3